goudanzhang

开二手的凯美瑞,手戴帝驼,嘎吱窝夹fendi,抽硬盒中华,做不起五千万的生意,只能做的了三千万的买卖。朋友管他借钱他也不能借太多,两百万以内都好商量。
一顿三十七块钱的宵夜在结账的时候,在fendi摸了快三十七分钟,别人刚结完帐的时候,他很不高兴的指责道:跟我在一起还没有别人花钱的道理,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再这样我翻脸!

blogger
身骑白马走三关     改换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凉无人管     一心只想王宝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