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danzhang

朋友仰脖子倒完第十五罐啤酒,红着眼睛跟我说:离婚有多恐怖,你真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
我说:是啊,我不知道。
他往嘴里塞了些面筋和海带用筷子指着我说:都说她怎么着怎么着了,我他妈怎么着了你知道么?
我说:是啊,我不知道。
他嘬了一口烟屁股把烟灰弹在炒饼的碗里自言自语:离婚对我来说就是我的生命中她已经无处不在了但是她确实已经不在了。
我说:是啊。

blogger
身骑白马走三关     改换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凉无人管     一心只想王宝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