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danzhang

—在哪张床上躺下,就从哪张床上站起来。擦干净身上的酒气,打发好同床的伴侣,走出狭窄的出租屋,走进广阔的新天地。

瞬间冒出来一大票美丽的姑娘,们,原来生活是多么美好。
情绪激动,严重失控,说话说话就哭了,反正喝酒了,我不觉得丢人丫也别笑话我。
喝酒还是手麻的抽筋儿,妈说这是脑血栓前兆。
张多一直走来走去,我不知道他是热还是觉得无聊了。
昨天在我家聚会,11点的饭吃到晚上11点结束。没喝多,挺开心。
结束的时候好像挺乱的,我记不清楚谁的脸。
我就想吃碗蛋炒饭,面也行。  

blogger
身骑白马走三关     改换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凉无人管     一心只想王宝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