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danzhang

醋溜肥肠

今天哦不昨天中午跟一旧友见面,去清香饭店吃了我想了很久的醋溜肥肠,美味依旧
回来跟妈妈说了她答应明天哦不今天给我再做醋溜肥肠,我肯定我还能吃四碗米饭
吃完饭散摊儿的时候居然碰到了十年前跟我还挺喜欢的一妞儿
我几乎认不出她,她完全没认出我
美丽依旧,或者说更美丽了吧毕竟女大十好几变
要不是她跟她父亲在一起我肯定得过去跟她忆童年
十年前的妞儿我还能记得,我多不容易的
十年是个什么概念啊,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生活多美好,有美食,有美妞儿,要是再能有点美金,那不得美死
 
1点跟人一起看了会麦克杰克逊的追悼会(国外是用这个词儿么?)
总结:牛逼,我要死了能照这样来一遍就行
2点有一小姑娘在msn上跟我聊天大谈人生观价值观理想等等
总结:傻逼,90后以后还是少招惹我
现在6点,我还没睡
 
后补:我喜欢上一位叫内藤由贵的妞儿,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名字拗口的让我记不住
后补2:我背景音乐是不是得换换了?
后补3:妈妈起床了,我去睡觉了。我得养好精神来迎接她下午做的醋溜肥肠
 
TT的假死已经让我对他忍无可忍,我决定起床之后就下Safari
虽然我不确定家里这台老电脑跑不跑的起来

最坚强的战士

—在哪张床上躺下,就从哪张床上站起来。擦干净身上的酒气,打发好同床的伴侣,走出狭窄的出租屋,走进广阔的新天地。

瞬间冒出来一大票美丽的姑娘,们,原来生活是多么美好。
情绪激动,严重失控,说话说话就哭了,反正喝酒了,我不觉得丢人丫也别笑话我。
喝酒还是手麻的抽筋儿,妈说这是脑血栓前兆。
张多一直走来走去,我不知道他是热还是觉得无聊了。
昨天在我家聚会,11点的饭吃到晚上11点结束。没喝多,挺开心。
结束的时候好像挺乱的,我记不清楚谁的脸。
我就想吃碗蛋炒饭,面也行。  

知足常乐

怎么过都是一辈子,怎么样都是一条狗,
现在是13:39,我在上网,张多在我腿边趴着睡觉,小黑在阳台上晒太阳,现在气温是38度,我知道他什么感觉。
—你知道,我是想说我对不起小黑,我买了狗粮给他吃。
好不容易弄好了博客,根据中国国情需要备案,正在审核中,网址不变,大伙假装期待一下。
 
 
最近在家一直抽考研,嗓子很难受。
blogger
身骑白马走三关     改换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凉无人管     一心只想王宝钏